搜索
首頁 愛情故事

我的眼淚你聽不到

發布時間: 2012-09-23 14:25:37
簡介:
正文

         一個女人最美麗的時刻就是穿上婚沙的那一刻。原來這句話是真的。愛情故事婚禮上的七七竟也美的不真實,我微笑走過去祝福她。“七七,你和張哲一定要幸福”。七七抱抱我,“你也應該抓緊了”。
        不經意的一轉頭,我竟看到了許久未見的紀漾。我們誰都沒有開口說話,倒是站在他身邊的女孩用懷疑的目光看著我問他。“紀漾,她誰呀?”紀漾局促不安的看著我說,“她是以前合租房子的房客。”我上前看著他們說,“不好意思,他認錯人了。”我轉身走出了教堂,十月的陽光打在身上卻感覺不到一點的溫暖。我伸手攔了一輛出租車,司機看著滿臉淚痕的我倒也沒問我要去什么地方,就徑直往前開了。
        我看著手里他送的蘋果手機,屏幕圖案是他的照片,手機燈亮了幾秒鐘就暗下去了。我忽然就想知道,他現在的手機屏幕圖案是什么。車經過街心公園的時候,我看到了路旁的樹葉正在逐漸變得枯黃。不記得是誰說過秋天是最殘忍的季節,現在才明白。秋天,成熟不成熟的都要一同割掉。一切都會在秋冬交替的剎那間隨風而逝,愛情也不例外。   
       我租的房子是三室兩廳,雖然離上班的地方遠了點,但是因為房價和環境都不錯,所以就決定在這里住下來。房東說這里還住有兩位房客,所以才這么便宜的。房東絮叨了半天終于走了,我打量著我的房間。恩,還不錯,我終于有落腳的地方了。    
     下班回家的時候聞到廚房發出了誘人的香味,我走進廚房就看見了一個女孩子系著圍裙正在熬八寶粥,她看到了我便招呼著,“你就是那個新來的美女房客吧,我是這里的另一個房客,你叫我七七就行了,正好我熬了八寶粥,一起喝吧”。“不了,你喝吧。”“哎呀,一個人喝好無聊的,你就陪我少喝點吧。”原來她的話并不是因為客套才說的。  
     我和七七正說話間,另一間房間里忽然走出一個男生。“哇,八寶粥啊,我最喜歡吃八寶粥了。七七,這位是?”他看著我問七七。“哦,這是新來的房客。對了,還沒問你叫什么呢”。“哦,我叫夏璃。”“你好,我叫紀漾。”這是我們三個人第一次見面的場景,溫欣而美好。  
        七七搬走的時候我不舍的抱著她說,“七七,我舍不得你走。”七七拍拍我說,“我們又不是不見面了,張哲他非要我搬到他那里住,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那個牛脾氣,我根本就拗不過他。”說完她朝紀漾擠擠眼說,“你可得抓緊時間哦,我們小璃可是個好女孩,屁股又大,能生能養的。”紀漾也跟著瞎起哄,“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我沒好氣的對紀漾說,“你一邊呆著去,就知道沒事找事。”     
      情人節回家的時候看到桌子上放著一束玫瑰和一盒德芙,“呦,我看著紀漾說,敢情還有哪位小妹妹送你這些東西啊。”“送你的,紀漾吊著嗓子說。”“原來還是有人暗戀我的嘛。”我喜滋滋的捧著玫瑰回到了房間里,花里還插有一張小卡片,我打開一看,署名卻是紀漾。
      “紀漾你什么意思,我氣沖沖的跑到客廳問紀漾。”“你都看到了啊,還問我。”“我是說你為什么要送我那些東西。”“我,我喜歡你,好了吧。”
      “吶,這是送你的禮物。”是一款蘋果牌的手機,屏幕的圖案竟是紀漾欠扁的臉。“喂,我有手機的,誰要你給我買???”“我只不過是買手機的時候順便幫你買了一個,哪來這么多話。”他買的是一款商務手機,屏幕圖案是我的照片。“你俗不俗啊,還放我的照片。”“我樂意啊。”紀漾臭屁的答道。我雖然覺得在手機屏幕上放照片真的很土,但那一刻心里卻感覺很甜密。
        和紀漾逛街的時候他給我買了一條裙子,粉紅色的。我穿在身上怎么看怎么別扭,所以就送給了七七。七七站在穿衣鏡前左照右照,“我問她覺得怎么樣。” 我其實是問裙子怎么樣,七七卻以為我在問她紀漾怎么樣。她說,“挺好的啊,不過還是我的張哲好。至少我不用擔心他會喜歡上別人。你的紀漾那幅皮相太招惹人了。說完她自顧打量著自己說,這裙子正好襯我的皮膚呢。”
      我見過張哲,一個很嚴肅的男人。但他卻對七七一往情深。據七七說他們是青梅竹馬,張哲從小就喜歡七七,但七七卻對張哲愛理不理的。直到有一次七七和她幾個朋友去酒吧玩的時候碰到了幾個地痞,她在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張哲,張哲成功的從那幾個地痞手中救出了七七。七七才發現原來自己身邊還有這么好的男人,所以她順理成章的就成了有依靠的幸福小女人。我笑她,“都什么時代了還上演英雄救美的爛俗戲碼,而且你還來個以身相許。”七七撇撇嘴,“我算是看清了,那些口口聲聲說有多喜歡我的家伙們到有危難的時候溜的比兔子還快,至少張哲他不會丟下我不管。”
      我突然覺得七七精明的可怕,她知道自己能掌握什么,她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紀漾開始變得忙碌起來。他說要去外地出差,要去一個禮拜。但我卻不知怎么右眼皮一直跳個沒完,心里忽然涌出一個奇怪的想法,紀漾會不會是在騙我呢。想到這里我就決定讓一個網絡上認識的朋友給他公司打個電話,看他到底在不在。朋友回過電話說,“他公司里的同事說他剛和一個女同事出去了。”擱下朋友的電話我馬上就給紀漾打電話,“紀漾,你在哪呢?”“我在出差啊,怎么了?”“沒什么,我就是想你了。”“乖啊,我很快就回去了。”
       紀漾在說謊。他不知道我已經讓朋友問過他公司的同事了,他根本就沒去出差。終于,我們走到了被隱瞞與欺騙的一天。
       紀漾回來的時候對我說,“這段時間我會很忙,家里又離公司遠,所以要搬去公司住。如果你一個人住害怕的話,就讓你那幫小姐妹來陪你住。”“恩,我自己看著辦吧。”“恩,那我就放心了。”身邊的紀漾已經安然入睡,窗外卻突然雷聲大作,閃電透過薄如蠶翼的白色窗簾照進房間,紀漾的臉被照的煞白。我的眼淚忽然就那么洶涌而下,而他卻聽不到。      
       我給紀漾打電話約他出來吃飯。他穿著筆挺的西裝,手提著公文包。他和我一見面就說,“公司很忙的,我吃完飯就得馬上趕回去。”我們走進了一家名叫明月莊的飯店,飯店很有意思,里面的裝潢都是按照古代的樣子裝修的,我們座的雅座是華山派。我和服務員說,“可以給我遞點餐巾紙么。”那服務員回答說,“客官請叫我小二,無字天書馬上為您呈上。”我和紀漾都被小二的話逗笑了。
       席間我們都沒有說話。走的時候小二在飯店門口說,“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后會有期。”
      后會有期。我念著這幾個字,我們或許是后會無期才對吧。
      “小璃你自己回去吧,我得回公司。”我沒有說話,只是走過去為他整了整領帶。“哎呀,你怎么跟我媽似的。我先走了,你自己打車回去吧。”他的腿很長,步子邁的很大。他走的很決絕,一直都沒有回頭。我站在原地看著他,直到只剩下了一個小黑點最后消失不見。       
        我又搬家了。新居離公司很近,只是房租貴了點。這次只有我一個人,所以房子顯的空蕩了許多。我沒有告訴七七,當然也沒有告訴紀漾。      
        我給紀漾發了一封電子郵件。里面只有幾個字,我們分開吧。他沒有回應。我想這樣也好,至少免去了很多不必要的困擾。
        我忽然就想起那天晚上紀漾睡著時說的話,他一口中直呢喃著,“小璃,對不起。”我偷偷拿起他放在枕邊的手機,打開手機收件箱,映入眼簾的全部都是同一個人的名字,“寶貝”。而我在他電話薄里的名字也只是小璃。打開一條伴隨的就是一陣刺痛。原來我所認為的相濡以沫也只不過是他人眼中的一個笑話。      
    七七打來電話說。“小璃,下個禮拜天我要結婚了,你到時一定要來參加哦。”“恩,我一定會準時參加的。”  
     我設想了很多我和紀漾再見面時的場景。諸如,某個黃昏后我和我老公在公園里散步的時候碰到了紀漾,我可以說,“嗨,紀漾,好久不見了,這是我老公。”在諸如,在某個菜市場買菜的時候我們相遇了,我可以寒暄著說,“你也來買菜啊。”
     卻沒想到我們會在七七的婚禮上見面。幾個月沒見,他依舊是老樣子,只是身邊站著另一個女孩。我就在此刻知道,我那些自以為是的想法都不會在實現。因為紀漾很坦然的說出了那句,“她只是以前的房客。”是啊,我們只是房客一場,注定不會改變什么。

上一條
今生的錯過
經典文集 Copyright ? 2010-2021 湘ICP備17014254號-2
污视频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