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頁 愛情故事

徐曼莉與輪椅畫家丈夫:幸福生活熬出來

發布時間: 2014-04-04 09:29:53
簡介: 幸福生活太短暫, 丈夫突然遭遇車禍 回首過去的曲折人生,徐曼莉感慨不已! 1950年8月,徐曼莉出生于上海市閘北區,父親是郵局會計。徐曼莉不僅長得漂亮,而且聰明好學。小學畢業后
正文
\



幸福生活太短暫,   丈夫突然遭遇車禍   回首過去的曲折人生,徐曼莉感慨不已!   1950年8月,徐曼莉出生于上海市閘北區,父親是郵局會計。徐曼莉不僅長得漂亮,而且聰明好學。小學畢業后,徐曼莉進入上海市北中學讀書,成績優異。   1970年,徐曼莉下放到安徽利辛農村。從大城市來到落后貧窮的農村,巨大的落差讓很多女孩子焦慮不已,但堅強、冷靜、適應能力強的徐曼莉卻積極面對現實。徐曼莉很快脫穎而出,開始擔任宣傳干事。   期間,徐曼莉認識了同為宣傳干事的一個女孩。熟識后,女孩被徐曼莉的積極樂觀所打動,將她的哥哥臧勝國介紹給了徐曼莉。臧勝國出生于安徽合肥,也在農村下放。在徐曼莉看來,臧勝國雖然個頭矮點,但人沉穩,感覺很踏實可靠。徐曼莉來自上海,人又長得漂亮,臧勝國自然對她一見傾心。認識后,兩人只能靠書信往來。   1975年9月,徐曼莉進入利辛師范學習。徐曼莉的積極上進感染了臧勝國,第二年,臧勝國考入合肥工業大學。師范畢業后,徐曼莉被分配到利辛一所中學教書。1979年7月,臧勝國大學畢業后被分配到淮南瑪鋼廠當技術員。同年10月,臧勝國和徐曼莉步入婚姻殿堂。   沒有穿婚紗,也沒辦酒席,但徐曼莉向丈夫提出了惟一的要求——去黃山旅游度蜜月。臧勝國嘴上答應了,但那時父親生病臥床,平常都是母親獨自照料父親,現在好不容易有了10天婚假,臧勝國非常想回家盡孝,但又擔心新婚妻子有意見,為此,他整天愁眉苦臉,唉聲嘆氣。   知夫莫若妻!徐曼莉看出了丈夫的心思:“我知道你是個孝子,既然你想回去照顧老父親,那我和你一起去,咱們以后旅游的機會還多著呢。”   徐曼莉燒得一手好菜,自從和臧勝國談戀愛起,每次去他家里,都是她親自下廚。夫妻倆回到公婆的家里后,燒飯、洗涮的事自然落到了徐曼莉身上。為了照顧好公公的生活,徐曼莉每天都會做不同口味的飯菜,還端著飯菜來到公公的床邊,一口一口地喂他吃下去。   一次,臧勝國的舅舅來家里做客,目睹了徐曼莉照顧公公如此用心、耐心,贊不絕口,臧勝國聽了,自然覺得臉上有光,他發自肺腑地對舅舅和家人說:“能娶到曼莉做媳婦,是我這輩子的福氣!”   1980年6月,臧勝國和徐曼莉的兒子呱呱墜地了。臧勝國在淮南工作,照顧兒子的重擔就全部落在了徐曼莉一個人身上。徐曼莉既要工作,又要帶孩子,其中的艱辛不言而喻。   一天夜里,兒子發起了高燒,哇哇大哭,深更半夜的,徐曼莉覺得去打擾同事不妥,便抱著兒子一直在房間里走來走去,直到凌晨5點,天剛蒙蒙亮,徐曼莉這才抱著兒子去了醫院。類似這樣的事情還有很多,可為了這個家,徐曼莉默默扛了下來,無怨無悔。   1982年,臧勝國調回了合肥,在江汽廠當工人。第二年,徐曼莉也調進了江汽廠子弟職工學校當老師。   一家人終于團聚了,臧勝國和徐曼莉的激動之情溢于言表。夫妻倆將江汽廠分給他們的一間平房收拾得干凈又溫馨。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夫妻倆一致說:“調回合肥后,雖然蝸居在一間平房里,物質又貧乏,但一家人能朝夕相處,這是我們人生最溫馨快樂的日子……”   1985年,臧勝國調到合肥的一所監獄任司法警察。1986年5月的一天早晨,騎著自行車去上班的臧勝國,突然被一輛迎面急駛而來的大客車撞飛了十幾米,當場昏迷不醒。出事后,臧勝國單位立即派人去通知徐曼莉。徐曼莉正在備課,校長找到她說:“你丈夫出了點事,你趕快去吧。”徐曼莉說:“接下來我還有兩節課,怎么辦?”校長說:“上課的事你別管了,趕快去吧。”徐曼莉坐上了臧勝國單位的車。   在路上,徐曼莉越想越不對勁,自己乘坐的可是臧勝國單位惟一的轎車,臧勝國要不是出了大事,單位肯定不會這樣重視,一股不祥之感頓時襲上心頭。徐曼莉趕到醫院后,發現大廳里躺著被撞得面目全非的丈夫時,頓時蒙了!   帶著兒子輾轉上海去求醫,   一個弱女子的泣血堅守   那時,醫療條件有限,看著躺在地上的丈夫,徐曼莉四處去尋求醫生,醫生告訴她:“病人的頭部、頸椎、脊柱均受傷,現在還不知道是否傷及內臟,而且他的各項生命體征非常不穩定,你做好最壞打算……”   早晨上班前還有說有笑的丈夫,轉眼間就被車撞成了這樣,徐曼莉怎么也不相信醫生的話。手術后的第三天早晨,臧勝國的病情出現反復,偶爾清醒時,臧勝國氣若游絲地對徐曼莉說:“我肚子疼死了,我受不了了。”徐曼莉立即找到醫生,可幾個醫生對于臧勝國肚子疼的原因看法不一:科主任等專家認定臧勝國肚子疼的原因是遭遇車禍時,腹腔出現了血腫;只有兩個資歷淺的年輕醫生認為,肚子疼的原因可能是因為車禍的撞擊出現了腸穿孔。面對著一群經驗豐富的專家,年輕醫生的話顯得勢單力薄。   病情無法得到確診,但臧勝國疼得死去活來,徐曼莉只得再去找醫生。專家告訴徐曼莉,鑒于臧勝國的病情,如果立即動手術的話,他很可能會直接死在手術臺上。醫生的話讓臧勝國的親友們面面相覷,大家誰也沒有了主意。徐曼莉再次找到那兩個年輕醫生問道:“病人出現腸穿孔的可能性有多大?”醫生說:“可能性在80%,手術的成功率應該也有80%。”聽到這個答案后,在徐曼莉的堅持下,上午10點,臧勝國被推進了手術室。   站在走廊里的徐曼莉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她一直站在門邊,苦苦等待著手術的結果。直到下午3點,手術室的大門打開了,醫生欣喜地告訴徐曼莉,臧勝國手術很成功,肚子疼的原因就是腸穿孔。   手術過后,臧勝國一直處于昏迷狀態,徐曼莉一刻不離地守在病床邊,三天三夜沒合眼,直到臧勝國醒來。   臧勝國醒來后,徐曼莉本可以松口氣了,可誰知因為無人照看孩子,剛5歲的兒子在外玩耍時被坍塌的圍墻砸中。不知過了多久,過路的人發現這一情況后,將孩子送進了和臧勝國所住的同一家醫院。樓上住著丈夫,樓下住著孩子,這種情況換成任何人,都會覺得天塌了。   由于兒子小腿傷勢非常嚴重,徐曼莉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她戰戰兢兢地問醫生:“孩子還這么小,他的腿能保住吧?”誰知醫生卻說:“孩子的命要是能保住就不錯了。”聽了醫生的話,一直很堅強的徐曼莉崩潰了,眼睛一黑癱軟在地……   醫生告訴徐曼莉:“你要一直按著孩子的足背動脈,如果不跳了,你要立即告訴我們,趕快做手術。如果三天后,孩子的病情出現好轉,那么孩子的腿就能保住了。”那三天,徐曼莉一刻也沒敢合眼,她喝了最濃的茶葉,一直守在孩子的身邊。   為了不引起丈夫的懷疑,徐曼莉讓家人告訴臧勝國,她感冒了,醫生不讓她進病房。3天后,徐曼莉發現兒子的大腿也開始出現紅腫,立即跑去找醫生。醫生在查看后,欣喜地告訴徐曼莉:“孩子的腿能保住了!”徐曼莉聽了,高興得淚流滿面。   兒子出院后,分身乏術的徐曼莉只得讓兒子去了親戚家。徐曼莉天天守在丈夫身邊,精心照料,臧勝國的各項生命體征趨于穩定,病情出現好轉,但手腿毫無知覺,醫生認定屬于高位截癱。徐曼莉安慰臧勝國說:“我的一個朋友酒后從拖拉機上摔下來,也是截癱,后來在上海龍華醫院治療后,能自己下床走路了。”夫妻倆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龍華醫院。   8月底時,臧勝國出院了。9月2日,徐曼莉帶著臧勝國和孩子一起去了上海。那時,兒子已經滿6周歲了,必須入學讀書,可臧勝國的康復治療是個持久戰,不能因此而耽誤兒子的學業啊。將丈夫安頓下來之后,徐曼莉四處求人,終于將孩子送進了父母家附件的一所小學。   輪椅上的畫家橫空出世,   幸福生活熬出來   臧勝國住院的地點在上海徐匯區,徐曼莉天天醫院和父母家里兩頭跑,每天花在路上的時間就要近4個小時。疲勞的她,經常在公交車上就睡著了。   然而,專家在檢查了臧勝國的身體后,不容樂觀地說:“他這個情況能活著就不錯了,根本沒有康復的可能。”徐曼莉一聽,如遭雷擊,臧勝國更是一蹶不振。高位截癱,對于一個正值壯年的人來說,活著還有什么意義,絕望的他一天一夜沒有進食。   徐曼莉鼓勵丈夫不要絕望,又帶著他去了幾家醫院。一個醫生在給臧勝國測試肌力時,發現其左手為零,右手為1,便說:“你可以配合醫院的針灸、推拿等先做康復治療,說不定會出現奇跡。”徐曼莉一聽,大受鼓舞,便在醫院邊上的一家小旅館里租了一間房子,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   徐曼莉買了很多康復的書籍,盡管非常累,但她每天都會抽空學習。徐曼莉根據書上和醫生的叮囑,一點一點地提高床頭的高度,讓躺了幾個月的臧勝國,首先要能坐起來。遭遇了重創的臧勝國,身體非常虛弱,雖然只是抬高了一點點,可對于他來說,都是件非常困難的事。   為了臧勝國的未來,徐曼莉表現得異常“殘酷”,每天都按照制定的計劃執行。一段時間后,臧勝國終于能坐起來了,徐曼莉又開始鍛煉臧勝國的臂力。徐曼莉將一根皮筋拴在床頭的欄桿上,讓臧勝國拉。開始是10個,以后逐步增加數量……康復訓練非常痛苦,臧勝國常常偷懶,每當被徐曼莉發現后,她都會監視著讓他做完。   由于缺乏監管,徐曼莉發現兒子的作業經常只做一半。堅強的徐曼莉又托人將兒子轉學到了旅館附近的一所小學,一家人吃住都在這家小旅館里。   徐曼莉的言行,感動了醫生,同時也感動了旅館里的工作人員。見面時,大家都會主動和她打招呼,逢年過節,很多人都會給徐曼莉一家帶好吃的。   在徐曼莉的嚴格訓練之下,臧勝國的臂力越來越大。徐曼莉又買來兒童啞鈴,讓臧勝國舉。   一次,臧勝國在舉啞鈴時,因為體力不支,啞鈴一下子砸在了臧勝國的腦袋上,鮮血直流。徐曼莉擦去丈夫臉上的血跡,包扎好后,還是讓丈夫完成了當天的訓練計劃。   就是在這樣看似殘酷的魔鬼訓練之下,3年后,醫生在測試臧勝國的臂力時,吃驚地說:“你現在雙手的臂力和正常人差不多,真是不可思議。”   1990年初,一家人回到了合肥。在徐曼莉的幫助之下,臧勝國生活逐漸能自理。熱愛工作的徐曼莉,便又回到單位繼續上班。臧勝國一個人待在家里,無所事事。剛開始,徐曼莉訂了很多報紙,可時間一久,臧勝國還是出現了急躁情緒。   必須要讓丈夫有個精神寄托,徐曼莉在和臧勝國商量之后,決定讓他開始學畫畫。徐曼莉找到一位學美術的朋友,讓他去家里指導臧勝國。朋友一見臧勝國坐在輪椅上,對畫畫更是一竅不通,心里犯了難。他口干舌燥說了半天,臧勝國聽得一頭霧水。   朋友離去后,徐曼莉對臧勝國說:“別著急,咱們慢慢來,明天我就去買書,和你一起自學,我就不相信你學不會畫畫。”徐曼莉說到做到,下班后,她跑到新華書店買了很多書,回家仔細研讀??吹臅嗔?,臧勝國根據身體的實際情況,最終決定學工筆畫。   對于一個完全沒有美術基礎的門外漢來說,難度可想而知,光是學素描,臧勝國就用了一年的時間。雖然每個過程都很艱難,但在徐曼莉的鼓勵之下,漸漸地,臧勝國開始喜歡上畫畫,而且整個人的精神狀態也好了很多。徐曼莉說:“不求你畫得有多好,只要你能自得其樂就行了。”在徐曼莉的鼓勵之下,臧勝國克服了一個個難關,繪畫技巧日趨成熟。   1994年,安徽舉辦畫展,徐曼莉從報紙上得知這一消息后,立即帶著臧勝國的畫找到了組委會,并將臧勝國的遭遇向大家和盤托出。專家在看了臧勝國的畫后,異常吃驚:“沒想到我們安徽的殘疾人中,竟然有這樣的人才。”徐曼莉得知臧勝國的畫得獎后,比丈夫還高興,她說:“我覺得今天的天特別藍,我的心情也特別好……”   隨著臧勝國的知名度越來越大,登門求畫的人也越來越多。1996年,臧勝國成為安徽美術家協會會員……臧勝國有了興趣愛好,人也變得樂觀起來,徐曼莉在生活上將丈夫照顧得無微不至,一家人生活得其樂融融,令人稱贊。   時光荏苒,臧勝國的兒子大學畢業后,為了照顧父親,在選擇對象時,他的首要條件就是婚后要和父母住在一起,為此,他也錯過了很多條件不錯的姑娘。直到2013年,兒子才和一個才貌雙全的姑娘喜結良緣?;楹?,兒媳對公婆非常孝順,主動將主臥讓給了公婆住,自己住閣樓。   2014年2月12日,記者去徐曼莉家中采訪,見到精神矍鑠、樂觀開朗的臧勝國時,根本不相信他是高位截癱的人。臧勝國說:“我能活到今天,最要感激的人就是曼莉,她是個了不起的女人,我還欠她一個旅行……”   回首過去,徐曼莉說:“也有人說我傻,勸我放棄,可古人說得好,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既然我們是夫妻,就要風雨同舟、榮辱與共。不說別的,為了我們的兒子,我也要堅守。既然我們生了孩子,就有責任讓孩子在一個完整的家里健康成長,享受原汁原味的父愛、母愛……”
經典文集 Copyright ? 2010-2021 湘ICP備17014254號-2
污视频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