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頁 愛情故事

陳路和她的“諾獎”老公

發布時間: 2014-04-04 09:29:59
簡介: 初識: 兩個“書呆子”的相遇 生于1972年的陳路是江蘇無錫人,1989年以全市高考第二名的成績,從無錫輔仁高中考入中國科技大學生物系。1994年她赴美國南加州大學學習,獲得生物
正文
\


初識:   兩個“書呆子”的相遇   生于1972年的陳路是江蘇無錫人,1989年以全市高考第二名的成績,從無錫輔仁高中考入中國科技大學生物系。1994年她赴美國南加州大學學習,獲得生物學博士學位后,于2003年受聘為加州大學伯里克分校神經、分子與胞生物學助理教授。2005年9月,她獲得“麥克阿瑟天才獎”,成為迄今為止,第二位獲此獎的華裔女科學家。   陳路與托馬斯初次相識,是2007年的春天,在美國費城關于“神經細胞分子研究”的高端學術會上。托馬斯是來自德國的知名生物化學家。對陳路這個后起之秀,托馬斯十分欣賞,每當陳路演講到精彩處,他的掌聲總是率先響起。   在幾日的接觸里,托馬斯以一個科學家敏銳的目光,在那張令他一見傾心的東方面孔上,捕捉到偶爾流露出的一絲淡淡愁緒。會議結束的晚宴上,陳路獨坐一隅,托馬斯走過來,以一個德國人的干脆直抒胸臆:“Miss陳,我覺得你心情不太好,也許你需要回家好好放松一下!我有一個忠告,對科學家而言,與家人相處很重要。我們德國婦女,家庭觀念是比較強烈的。”   陳路哭笑不得,這人說話如此繞嘴,算不算一種德國式的幽默呢?她有些尷尬地說:“我,呵呵,目前,一個人生活。”托馬斯回報她一個苦笑:“我也是。” 接著是難堪的沉默。良久,托馬斯聳聳肩,藍眼珠里流露出無限的真誠,發出了邀請:“咱們去喝杯咖啡吧。”他伸出手,一臉的期待。陳路冷冷地拒絕了,覺得眼前這個人真是熱情過了頭。   托馬斯拿出鉆研科學的韌勁與分析方法,說:“陳,我知道你們東方人是比較含蓄的,是就是不是,不是就是是。”陳路反唇相譏:“托馬斯先生,子非魚,亦非我。你別自以為是了!”托馬斯不恥下問:“子非魚……這個……什么意思?”陳路三言兩語解釋了古老典故的隱喻,托馬斯沉思了片刻后說:“我想水會知道魚的快樂或者痛苦。”這句話令陳路的態度有了轉變,心想:這人還挺逗,就接受了他的邀請。   接下來,兩人相談甚歡。托馬斯毫不避諱地回顧了自己那場失敗的婚姻,并推導出一個結論:如果兩個人的精力都放在工作上的話,則婚姻必然被淘汰。陳路深以為然,她與神經學家包紹文剛剛結束的婚姻就是如此:兩人都是事業狂人,顧得了工作,弄丟了家庭。托馬斯精準地解析婚姻失敗的原由,陳路則偶爾插言加以補注,不知不覺,彼此已生出同是天涯淪落人之感。   末了,托馬斯推推大鼻子上的眼鏡認真地說:“如果有下一次婚姻,我想我會拿出25%的時間來經營。”陳路暗忖這果然是德國人的思維,這個怎么可以量化!沒想到,托馬斯迫不及待地追問她是否會如此。   陳路無路可退,硬著頭皮說:“我想是的。”托馬斯接著說:“假如我們在一起,那可就有50%的時間經營婚姻了。”陳路想,這人到底會不會說話,怎么就跟自己談起婚嫁了呢?于是正色道:“我想,你的想象力太豐富了,托馬斯先生。”說完起身要走。托馬斯自知失言,喃喃道:“陳,我只是打個比方。”   見托馬斯可憐兮兮的樣子,陳路感覺到他那孩童式的天真,忍不住打趣地說:“托馬斯先生,婚姻是兩個人共同的事情,即便各自拿出25%的時間,也還是25%的時間呀,何談50%呢?”托馬斯轉憂為喜:“Miss陳,你說得對極了。我向你道歉!”陳路莞爾:“你向我道什么歉???不過,我真要謝謝您這杯咖啡。”   相處:   跟老頑童的“持久戰”   研討會結束,陳路的美麗、睿智給托馬斯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而托馬斯作為一個大科學家的率真、風趣也讓陳路印象不錯?;氐郊又荽髮W不久,陳路就接到了托馬斯主持的斯坦福大學細胞分子研究中心的邀請函,請她去那兒工作。   陳路回絕了。她跟托馬斯不過是一面之緣,怎堪如此盛情?可不久后,她又收到了第二封邀請函,還有托馬斯的親筆信。信中,托馬斯對陳路的學術切中肯綮地分析一番之后,表示只要陳路愿意去,大門隨時都會為她敞開!   陳路動心了。自己不遠萬里到美國求學,不就是為了在科學上有所求索嗎?斯坦福細胞分子研究中心是全美最棒的科研機構,何況,還正對口自己的專業。一番糾結后,她決定去試試。   2007年8月,陳路如約而至,托馬斯以禮相待,陳路放下忐忑。“其實,我心里還是有些氣惱,托馬斯茶壺里煮的什么餃子?”后來,陳路甜蜜而怨艾地回憶,“他怎么把我喊過去,就不聞不問,公事公辦了呢?”   其實,托馬斯何嘗不想進一步拓展彼此的關系呢?只是陳路忙于工作,一副拒人千里的樣子,他可不敢貿然嘗試。再說,他邀請陳路來的主要目的,是看中了她的學術水準。那段時間,陳路與托馬斯經常一起工作到凌晨兩三點,忘記吃飯忘記休息日,是家常便飯。兩人在工作上有大量的接觸時間,可除了工作上的交接,此外并無交往。   倘若沒有那個陽光明媚的星期天,兩個工作狂或許會一直這樣“止乎禮”下去。那天,陳路正在實驗室聚精會神地觀察培養皿中的神經細胞,不知何時托馬斯已站到了她身邊。當她抬起頭來做筆記時,才發現托馬斯怔怔地看著她。陳路臉一紅,以為托馬斯要追問她的研究結果。孰料,托馬斯卻關切地問她怎么又忘記吃午飯了,還用拗口的中國話說:“陳,人洗(是)鐵,飯洗(是)鋼。”陳路好奇托馬斯怎么會知道這句中國諺語,許久以后,她才得知是托馬斯從自己帶的一個中國留學生那兒學來的。他的這次“主動”,也是那個學生的慫恿。   此后,托馬斯似乎找到了愛情突破口,總是親自給陳路買披薩,一個大教授簡直變成了送外賣的。這種殷勤令陳路難以受用,拒絕了幾次。托馬斯依然我行我素,還振振有詞地表示,研究中心每一個人的健康,他都要負責,他不能容忍搞科研而搞壞身體。   吃人的嘴軟,陳路決定好好還情。何況,托馬斯總是在她面前夸披薩夠味,好像天下除此無美味。一天,陳路親自烙了瘦肉餅,配上辣椒醬,請托馬斯吃。托馬斯吃得滿頭冒汗,大呼過癮。陳路告訴他,這是中國的披薩。托馬斯又驚又喜,表示人間美味非此莫屬。   陳路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一個中國女孩的驕傲:“中國的餅,多的是呢。芝麻餅、千層餅、蔥油餅、雞蛋煎餅、老婆餅、老公餅、南瓜餅、玉米餅……你真是大驚小怪呀!”她如數家珍,托馬斯瞠目結舌。從這以后,陳路時不時炫一下自己的手藝。托馬斯吃慣了之后,常問陳路:“陳,今天是什么餅?”   2007年5月25日,是陳路的生日,托馬斯送來一束鮮花,花中藏著一張卡片,上面寫著好看的花體英文:“陳,如果你跟我有一段愛情,我希望一萬年也不會過期。”無意中,竟然契合了周星馳《大話西游》里的經典臺詞。陳路感動莫名,突然覺得,托馬斯還真是挺特別的人。她決定與他交往看看。   志同道合,加速了愛情的發展。第二年,陳路與托馬斯結婚了。陳路說:“也許,這就是一種緣分。托馬斯除了科學素質外,還有一種特質,吸引了我。他不是那種冷冰冰的、古怪的學術怪物。我跟他在一起會很放松。這可能是我們從各自失敗的婚姻中得到了教訓,彼此都在改變,去適應對方。又或者,我們是在恰當的地方遇到了恰當的人。不過呢,全中心的人都很喜歡他。”   的確,托馬斯是一個頗具情趣的人。無論多忙,他總是會抽時間帶陳路去旅游,而陳路每一次生日,他也總會千方百計地制造驚喜。愛好戶外運動的他,平時也總是鼓勵陳路與他一起去游泳、長跑。有了女兒貝蒂之后,他更成了一個老頑童。與孩子嬉鬧成一團,學貓狗又叫又跳,引得陳路哭笑不得。   雖然兩個人琴瑟和鳴,但也難免有分歧。托馬斯非常寵愛孩子,陳路則極為嚴厲。孩子犯了過錯,陳路要求當大人面認錯,托馬斯卻堅持讓孩子閉門思過。由于逆反心理,孩子總是選擇爸爸的方式。父女倆常常站在同一戰線,這讓陳路很不愉快。   由于多年獨居生活,加之工作壓力大,托馬斯嗜酒。陳路屢禁不止,托馬斯總是偷偷地喝。陳路拿出一個女人的狠手段,亮出底牌:有酒沒我,有我沒酒。托馬斯才勉強收斂。   2010年夏天,陳路要帶托馬斯回中國拜見父母。托馬斯雖然行走世界,見慣大世面,也多次到中國講學,可一想到要見素未謀面的丈人丈母娘,仍未免有些緊張。他為討好父母大人而學習的那幾句簡單中文,也越說越不流利了。他一籌莫展,又喝上了酒。   考慮到托馬斯馬上要面見父母,陳路勉強放過托馬斯一馬。來到無錫,托馬斯與喜歡小酌幾杯的泰山大人一見如故,親友們也覺得這個外國人挺合得來?;孛绹?,陳路再次讓托馬斯戒酒,他反而說:“看,你爸爸不也喝酒嗎?”陳路沒轍了。   但是不久后,在一次朋友的聚會中,喝了酒的托馬斯說了一些很不得體的話?;丶液?,陳路將醉酒無禮的托馬斯打入冷宮,不理不睬。托馬斯很郁悶,最后像個犯錯的孩子似的說:“親愛的,為了我們的家,我想我應該戒酒了。”   陳路心軟了。她默默地買回一套茶具,托馬斯對這些杯杯盞盞極為不解。陳路說:“不喝酒,喝茶。”托馬斯說:“喝茶,用得著這樣麻煩嗎?”不過,對東方文明頗具好奇心的他,很快就癡迷上了茶道,大贊:“茶,不但能興奮大腦,健康身體,而且還能幫助思考諸多懸而未決的問題。真是一石數鳥。”丈夫舍酒而愛茶。陳路看在眼里,樂在心頭。   諾獎:   親愛的,你的軍功章也有我的一半   2013年10月7日凌晨兩點多,住在美國斯坦福大學B校區的陳路,被電話吵醒了。家里的座機已經多時沒有響起過,莫非是大洋彼岸的親屬弄錯了時間?她正琢磨著要不要接電話。電話又固執地響了兩通。她走下樓,拿起電話。原來是瑞典皇家科學院的秘書打來的。對方告知她,她的丈夫托馬斯獲得了2013年“諾貝爾生物化學獎”,并希望她轉告自己的丈夫。   聽到這個激動人心的消息,陳路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為兩周前,托馬斯才剛剛在紐約摘取了號稱生物化學界皇冠的“拉斯克獎”。當得到確認后,她希望對方親自把這個好消息告訴托馬斯。托馬斯正在馬德里開學術研討會。   按捺住激動的心,陳路又等了10分鐘,才撥通托馬斯的電話。托馬斯還在發呆,他狐疑地追問:“不會有人開我的玩笑吧?這是真的嗎?親愛的,請到諾貝爾官方網站再查一下!”這時,陳路的瞌睡早沒了,趕緊打開電腦。當然,一切都是真的。“那一刻,我的手都不聽使喚了,我真正地感受到了一個人的快樂兩個人分享的巨大幸福!”   從巨大的興奮中清醒過來的托馬斯愉快地說:“親愛的,這個消息。即便是你第一個告訴我,也不會減我半分的喜悅。” 陳路隨口說:“你就少給我戴高帽子了。”“親愛的,高帽子,什么意思?”“就是少給我甜橄欖吃啦!”“不,不!”托馬斯糾正說,“親愛的。我當然想確認這個消息了。但一想到要是個玩笑的話,我想你也會很失望的。”一瞬間,淚水滑過陳路的臉龐,原來,他也是那么在乎自己的感受??墒?,她嘴上卻說:“托馬斯,我就那么愛慕虛榮?”托馬斯不答,只哈哈地樂。   陳路嘴上不饒人,內心卻一直是以夫為榮的。第二天早上,她又往家里打了四通電話,而她在2005年作為惟一的華裔女科學家獲得50萬美金的“麥克阿瑟獎”時,她也沒有給誰打過電話。此次,托馬斯獲獎,盡管已經是全世界皆知的事兒,可她還是忍不住要把夫君的榮譽,分享給每一個親人。   這正如2010年6月,她帶托馬斯回家。她閉口不談自己,只是這樣介紹托馬斯:“這是我的先生,一個比我優秀的人!他在中國很多大學講過課。”彼時,她完全是一個以夫為榮的中國傳統女性。托馬斯獲得諾獎后,國內媒體紛紛以“無錫女婿”稱呼他。陳路把這樣的報道,說給托馬斯聽,托馬斯大樂:“對我來說,這項桂冠,與諾貝爾獎相比毫不遜色。”   如今,夫妻二人開始為2013年12月10日去斯德哥爾摩參加諾獎典禮做準備。陳路是一個比較樸素的人,這次,她卻開始費心思了。到時穿什么呢?先生,穿西裝,那是絕對的??勺约耗??當她詢問托馬斯,沒想到托馬斯只給了一個標準答案:“我尊重你的選擇。”陳路一時語塞,這或許是一個科學家丈夫,給出的惟一不能反駁又不得不接受的答案了。   后來,陳路打算穿旗袍。托馬斯覺得很美,還配合陳路去挑選了好幾套。但陳路看出他并沒什么好眼光,就想,先準備著吧。   是的,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那繁華的背后,隱藏著的最樸實的愛與最無私的付出。愛情,其實與榮光無關,與貧賤也無關,只關,你我。
經典文集 Copyright ? 2010-2021 湘ICP備17014254號-2
污视频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