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頁 愛情故事

朱鐵:從“十年之約”到一輩子的約定

發布時間: 2014-04-04 09:29:59
簡介: 很多人會覺得:從事普通工作的我們,與演員、明星根本就是兩個世界里的人。本文中的女主人公,曾經也這么想。她欣賞那個總出現在熱播電視劇里、英俊儒雅的他,也知道他是那么高高在上、遙
正文
\



很多人會覺得:從事普通工作的我們,與演員、明星根本就是兩個世界里的人。本文中的女主人公,曾經也這么想。她欣賞那個總出現在熱播電視劇里、英俊儒雅的他,也知道他是那么高高在上、遙不可及。但因為一個特別的“10年之約”,奇妙的愛情故事發生了……   上世紀90年代,由奚美娟、王冕和張芝華主演的電視劇《兒女情長》曾掀起了萬人空巷的收視狂潮。時隔15年后,“童家三姐妹”再次聚首該劇續集《兒女情更長》,2012年在央視一套開播后,再度引得億萬觀眾矚目。而大家更為津津樂道并大加贊嘆的,則是劇中的男一號童沙波:外形俊朗、事業成功,對長輩極為孝順,對兄弟姐妹照顧有加,對待愛情更是忠貞不二。   “童沙波”曾飾演過《金粉世家》中的大少爺金鳳舉、《西圣地》里的曾浩、《紅罌粟2》中的律師韓緒……他是媒體公認的“民國小生”、是女粉絲心目中的“完美老公”。他的真名叫朱鐵,一位在現實中和其飾演的角色“童沙波”一樣無可挑剔的“好男人”。2012年8月,筆者在北京采訪了朱鐵和他的妻子葉亮,聽他們聊了一個關于約定、承諾和一輩子的故事……   要是有人老在你面前叨叨某個人,你就得考慮考慮她了   大概是1999年,朱鐵的發小兒、最好的朋友田峰,開始頻頻提起自己在一家建筑公司上班時帶的一個實習生。那女孩叫葉亮,河北承德人。“她聰明開朗、勤奮獨立。我覺得挺適合你的。”田峰第一次對朱鐵這么說時,他剛大學畢業,初入演藝圈。忙著掙錢和事業,根本沒把田峰的話當回事。   2001年,已經從北京回到山東的田峰給朱鐵打電話:“葉亮去昌平區一所小學當美術老師了,還沒談朋友。我還覺得她挺合適你的,你考慮下吧。”這個時候,朱鐵已經參與了一些電視劇的拍攝,小有名氣。朋友的熱心,他不好拒絕,就敷衍說有時間一定去見見葉亮。   田峰和朱鐵一起長大,從小學到高中都是同學,彼此非常了解對方。朱鐵上高中時喜歡的女生類型,是那種身材嬌小、高鼻梁、單眼皮,性格開朗大方的,作為好友的田峰當然知道。“單眼皮、高鼻梁,性格超好。學畫畫的女孩有氣質,加上又是老師,這女孩真的最適合你了!”田峰依然不厭其煩地叨叨,每當葉亮換了電話號碼,他也第一時間告訴朱鐵。他總是向朱鐵下達“任務”:“不拍戲時,抽個時間見個面吧!”但每當朱鐵問他,為何一個勁兒撮合他們,田峰又說不出個所以然。,“就覺得你們合適唄。”   葉亮的電話號碼一直都在朱鐵手機里存著,但他從未打過。開始那幾年,田峰提到葉亮時,朱鐵總沒太當回事。久而久之,當漫長的10年過去,他在演藝圈經歷了浮浮沉沉,也談過兩次無疾而終的愛情后,朱鐵突然想:要不去見見田峰叨叨了10年的那個葉亮?   2009年“教師節”前夕,剛從外地拍戲回到北京的朱鐵,第一次主動對田峰提到葉亮:“哥們兒,這事兒你都跟我叨叨10年了?,F在我決定去赴這個‘10年之約’。”   撥通葉亮的電話,朱鐵說:“葉亮你好,我是朱鐵。”電話那頭愣了幾秒后問他:“朱鐵?”合著人家根本都不知道自己是誰呢,朱鐵覺得挺沒面子的,但還是厚著臉皮說:“田峰的朋友,一個小演員。如果有點印象,那就一起過教師節吧!”   葉亮這才想起來,她在北京一家公司實習時的老師田峰,跟她提過這個人。“我有一哥們兒,高大英俊,雖然是做演員的,但一點都不像演員。人特好!我覺得你們倆特合適!”   和朱鐵一樣,過去10年里,葉亮只要跟田峰聯系,他準得提起朱鐵。而她也為此專門上網查過朱鐵的資料。讀大學那會兒,她還頗為得意地向同學炫耀:“咱也是認識明星的人。”   但對她來說,朱鐵就是一個離自己很遙遠的演員,即便田峰老跟自己叨叨這個人,她也沒當真。所以,當她在10年后接到朱鐵的電話,一時沒反應過來。   終于,兩個世界里的人開始“約會”了。葉亮答應朱鐵和他見面。畢竟,她還是很好奇這個明星在生活中是個什么樣的人。   選擇見面地點,朱鐵頗動了點心思,首先地點要離葉亮家不遠,其次要是她喜歡的湘菜或川菜館。朱鐵也是無辣不歡,所以在去見葉亮的路上他想:“至少兩人飲食習慣上,還是一致的。”   “既然把第一次見面地點約在川菜館,那我也沒必要打扮得花枝招展了。”葉亮這樣想著,就穿著簡單的衛衣和牛仔褲,素面朝天地去見朱鐵了???0歲的葉亮覺得,自己年齡和長相都沒優勢,朱鐵肯定看不上自己。沒想到,看慣了影視圈美女的朱鐵卻眼前一亮:“這女孩挺干凈挺好看的。”   那一瞬間朱鐵突然覺得:看來田峰真是最了解自己的,他10年不厭其煩的絮叨,還是有原因的。   比“10年之約”更重要的是:   姑娘你都30啦   葉亮的想法簡單:終于見著了平日在電視上才能看到的演員了,終于對得起田峰了。   那家餐廳,其實是葉亮隔三岔五就會和朋友去的,朱鐵卻歪打正著地選了這里。讓葉亮也有點小感動,這男人還挺細心周到的,沒有擺明星的架子。   可對葉亮“一見鐘情“的朱鐵卻洶涌澎湃了。“咱都30多了,只顧著拍戲也沒工夫戀愛。這姑娘,如果今天能拿下當女友就好了。”這樣想著,朱鐵“直入主題”,唐僧一樣跟葉亮大談“婚姻觀”:“如果戀愛,就要奔著結婚的目的而去”、“如果結婚了,就要一輩子不分開”、“當愛情有了一紙婚書的約束,男人就不能跟其他任何女人搞曖昧”……   葉亮聽得一愣一愣的。這個習慣直來直去的姑娘就問他:“干嗎跟我談婚姻觀?”朱鐵答:“當然是想跟你結婚唄!”沒等人家反應過來,朱鐵又說:“雖然第一次見面,但我們不是10年前就被田峰決定要在一起了嗎?”   見面后第二天,去外地拍戲的朱鐵開始對葉亮展開短信攻勢,噓寒問暖的,真把自己當成她男友了。那段時間葉亮特忙,朱鐵這么火熱的追求,也讓她終于印證了自己的猜測:演員都是靠不住的。所以對于朱鐵的火熱短信,葉亮都以“哦”“嗯”敷衍回去。   2009年9月24日,葉亮30歲生日,朱鐵一大早從外地飛回北京,打電話說要見面,葉亮卻說早約好了朋友。朱鐵“軟磨硬纏”,最后還搬出田峰當說客,葉亮只好同意他去。吃完飯,朱鐵男主人似的要請大家唱歌。葉亮說:“你跟我朋友又不熟,再說我過生日憑什么讓你請客?”   朱鐵悻悻地走了。第二天,葉亮收到了他的郵件:“因為你,昨晚我失眠了。如果僅僅因為我是個演員你不接受的話,那么,我想讓你再多給我點時間,讓你看看我私下里到底像不像個演員。話說回來,我說姑娘啊,您都30啦……”葉亮好氣又好笑,也有點莫名的激動。登錄MSN,朱鐵的圖像亮著。這個經常通宵拍戲,習慣白天睡覺的男人,一直在等她回復。   既然早在10年前,這個名字就不停響起在耳邊,既然10年過后,兩人終于見面,而他對自己又有那么點意思,那么,就試著交往看看吧。面對著急趕回片場的朱鐵,葉亮在MSN答復他:“那么,臣妾就從了你吧!”   葉亮出生在一個家境殷實的家庭,是個典型的“月光族”。和朱鐵交往后她有些疑惑:為何一個明星比當小學老師的自己還窮呢?朱鐵在演藝圈打拼這么多年,也在多部熱播電視劇里出演過男一號,他不窮,但他真的很摳門!這家伙除了請她吃飯外,竟從來沒送過一件像樣的禮物,一朵玫瑰花都沒送過。當葉亮無意間向田峰提起這些,田峰反問她:“換成一個天天穿名牌、到處耍闊氣的男演員,你覺得過日子更靠譜嗎?”   朱鐵對自己和葉亮都特摳,但對父母特別大方。他父母是紡織工人,上面還有一個哥哥。父母的收入不高,工作很辛苦,掙的錢都花在他身上了。當他開始拍戲掙錢后,總是把片酬的大部分寄給父母。盡管他主演過多部熱播劇,但在2006年前,朱鐵一直住在公司安排的地下室里。   2006年,朱鐵用所有積蓄在北京買了套大房子,把德州老家的父母接過來同住。不出去拍戲時,朱鐵推掉不必要的應酬和聚餐,守在家里陪二老聊天、做飯,上菜市場買菜在小區遛彎;去氣候舒適風景宜人的地方拍戲時,他也會帶著年邁的父母。   葉亮的父親是河北有名的畫家,她完全可以靠父親找一份收入豐厚的工作,但她卻靠著自己的努力,在北京闖蕩。從小就想當老師的她,選擇了做美術老師。她曾對田峰說過:“我覺得女人最重要的事業是家庭,當老師有寒暑假,這樣就有更多的時間做自己和照顧家庭。”而也正是這句話讓田峰覺得,她適合做朱鐵的妻子。   2010年5月,兩人相識剛到半年,朱鐵向葉亮求婚:“咱倆年紀也不小了,我也不想再找別人了……”葉亮笑著說:“別繞彎子了,我都31歲了,不嫁給你,誰還能再等我10年?得了,俺就下嫁給你吧!”   別人為我們約定10年,   我們說好一輩子   領結婚證那天,葉亮給了朱鐵一張小卡片,上面寫著:“我從未想過要嫁給你這樣一個男人。我從來都覺得跟你見面,不過是為了完成田峰給我們下達的任務,但是現在,我想約定你的下半生……”瞧這情煽的,從那以后,朱鐵一直把這張紙條放在錢包里。他對田峰說:“哥們兒,這是我做演員這么多年來,每次看到都會熱淚盈眶的一句話!”   在婚禮現場,朱鐵也宣讀了他對葉亮的誓言:“選擇了婚姻,就永遠不能分開,這輩子我只會和你一個人結這一次婚;如果我們有了孩子,就一定要好好孕育并陪伴他長大;永遠不能打架、說臟話,誰也不能提‘離婚’二字。”   婚禮的見證人是田峰。這個靠不停在兩人耳邊叨叨,因而奇跡般地促成了一對佳偶的大媒人,從此以后也成了兩人婚姻里的裁判與法官。每當兩人吵了架、紅了臉,自認為有理的那方,都會給田峰打電話,控訴對方的“罪行”。然后呢,田峰給另外一個人打電話,聽他(她)控訴一番后,朱鐵和葉亮也就和好如初了。   婚后不久,葉亮懷孕了。孩子并不在兩人的計劃中,但是醫生檢查顯示:葉亮有先兆流產跡象,她當時的身體狀況不適合懷孕,醫生建議她流產。但是她答應過朱鐵,當孩子到來,無論什么時候,都要竭盡全力去孕育他(她)。   當時,朱鐵正在重慶拍攝電視劇《美麗錯兒》。葉亮沒有把懷孕的消息告訴他,也沒把這個消息告訴自己的父母和公婆。一個人去醫院排隊檢查,回到家后靜臥在床上,餓了就叫外賣……挺過了3個月危險期,她才把懷孕的事情告訴朱鐵。   2010年12月,葉亮懷孕7個多月,去婆婆家時,老人捂著胸口喊疼,她馬上帶著婆婆去醫院檢查。結果讓她蒙了:婆婆得了乳腺癌,還是晚期。   老人看得開,對兒媳說:“我這輩子還有一個愿望,就是看到朱鐵的孩子出生??磥?,在我走之前……”葉亮流著眼淚對婆婆說:“媽,醫學這么發達,您的病會治好的。您知道我最愛朱鐵什么嗎?就是他對您和爸爸的一片孝心!我和他約定一輩子都不分開,現在我想跟您約定,好好治病,好好活下來陪伴我們和您的孫子!”一番話說得老人淚流滿面,連連點頭,和兒媳拉鉤,答應遵守她們之間的約定。   2011年2月,朱鐵升格為爸爸,葉亮生了個粉妝玉琢般的女兒。女兒剛出生不久,朱媽媽也必須馬上進行手術了。朱鐵想給媽媽找最好的醫院和醫生,為了掛專家號,他拿了個小板凳,凌晨兩點就在醫院掛號廳外面排隊。給媽媽辦好住院手續、確定好手術時間,朱鐵又急忙趕回家照顧妻女。   平時,朱鐵不拍戲時就待在家里,看美食節目、上網搜索各種菜譜,然后不惜花大半天時間,為家人做一頓豐盛的飯菜。給妻子做好飯后,他又馬不停蹄地趕往醫院陪媽媽。為了更好地照顧母親和妻女,朱鐵推掉了好幾部戲。而他如此貼心周到的照顧,也為母親贏來了活下去的機會。經過三次手術化療后,母親體內的癌細胞明顯減少,而且沒有再復發的跡象。   為了讓朱鐵照顧陪伴婆婆,葉亮生完孩子后請了個鐘點工,每天上午11點到下午3點來家里幫忙帶孩子。這段時間,朱鐵就會陪母親聊天,再和父親一起下廚房做飯。之后匆忙趕回自己的家,天氣好的話推著女兒去小區散步,晚上回家給葉亮做一頓豐富的飯菜   有人問朱鐵,如果不做演員做什么?他笑著說:“家庭主夫啊。這是我最喜歡并陶醉的職業。”   采訪完朱鐵、葉亮后,筆者好奇地給他們的媒人、遠在山東的田峰打電話,問他為何煞費苦心地撮合他們?田峰說:“其實在撮合他們的10年里,我從來沒想到某天他們真的會走到一起,而且一路走來這么幸福。但他們的幸福也正好說明,再華麗的媒妁之言,也只能促成兩個人的相見相識。一份真正美好契合的愛情,需要夫妻雙方在內心深處,為對方許個一輩子的承諾!”
經典文集 Copyright ? 2010-2021 湘ICP備17014254號-2
污视频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