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頁 恐怖故事

“密室”里的女人

發布時間: 2013-01-24 14:50:35
簡介: “我”做一份特殊的顧客 在一棟老樓里見到了第一位顧客
正文

 “密室”里的女人

【壹】 

      我把地址筏塞進口袋里,又重新整理了一下領口。我目前在做一份叫做情感陪護的工作,而這份工作要求我必須盡量高端,盡管高端并不是領口的一顆紐扣所能決定的。

      B棟一單元602,應該就是這里。我吸了吸鼻子按下門鈴。長久的等待,似乎能感覺到房間里的人通過貓眼小心翼翼的窺探著我。“情感陪護。”我說道。

      為我開門的是一位二十幾歲的小姐,我很愿意為這種性感又年輕的顧客工作,盡管她看起來有些憔悴。她為我開門,然后自顧自的走回床上,縮進被子里。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誤會了我的工作性質,而且她也沒有對我說“請進”,但是我自己跟著走了進去。

      “那么我們現在聊些什么呢?還是你想出去兜兜風?或者……喝酒嗎?”我問。我想我的老板如果聽到我這么不專業的詢問一定會想要開掉我,至少也要扣我的薪水。但是說實在的,我不怎么在乎這個。

      “不用。關上門,你什么也不用做,你只要呆在那里,確保我睡一個安穩的覺。”她疲憊的說著,紅腫的眼袋活像幾年前我養的那缸金魚。我看得出她很困倦,甚至焦躁,于是我不再說話,靜靜的打量著她的房間。

      這一帶到處都是舊公寓,包括這一棟。她的房間簡單至極,墻壁也已經開始掉漆,但是她的吊燈卻很精致,沙發和床都是進口貨,最重要的是她有一扇一流的防盜門。她把冷氣開得很足,蓋兩條被子。每個窗戶都拉著厚重的窗簾,房間里除了吊燈還有壁燈臺燈床頭燈等各種照明用具。另外,房間里有兩個塞滿煙頭的煙灰缸和幾十個空酒瓶。

      我不能對我的客戶做出任何評價,這是工作守則。但是我看她縮在床上翻來覆去怎么也睡不著,有點不忍心。

      “需要幫助嗎?我是說……我懂一點催眠術。”

      “你懂驅魔術嗎?”她突然從床上坐起來,熟練的點上一根煙,吸了一口,然后毫無預兆的大哭起來。

      “你可以抱抱我嗎?”她說。

      “當然。”我愉快的走上前去。我知道她正需要我的擁抱,我的意思是就算她沒有要求我我也會主動去抱她,而且我知道她不會拒絕。

       她趴在我的肩頭哭泣,不過我相信她不會把眼淚和鼻涕擦到我新買的西裝上,因為她也是一個高端的人,雖然她現在看上去更像個墮落的舞女。

      “要出去兜下風嗎?”我輕撫著她的肩膀說。

      “不要了。”她抬起頭來,從紙抽里抽出幾張紙擦干眼淚。我很滿意這個答案,因為我也不想從這里出去。

       她坐在床上繼續抽煙,我坐在她的旁邊看著她。她真美。就算長期低迷的生活也沒有毀滅她豐滿勻稱的體態。她的嘴唇飽滿媚紅,婉轉的吐出一圈一圈白色煙霧。

       “你還好嗎,Daisy。”

        她驀地抬起頭盯住我。我笑笑,“公司電話客服告訴我的。”

        她低下頭去,吸了兩口煙,然后又抬起頭來說:“你想聽個故事嗎?”

       “當然。”我笑著說。

【貳】

       我以前生活在C城,然后是H城,然后是F,再后來是W、N、Z,現在是K。我在每個城市都不敢待很長時間,因為我們殺了人。其實也不算是我們,但是事情因我而起,并且我親眼看見他們把他殺掉,但是我沒有幫他。

      我爸爸是C城的一個建筑商人。十六歲的時候我念當地一所很有名氣的私立高中。那里面全都是高官富商的孩子,在那里我認識了阿西、阿詹和阿凱,加上從小一起長大的小左,我們是很好的朋友,經常一起泡吧唱歌到處去瘋。

      有一次我們從電影院出來,一個小女孩跑上來遞給我一支鳶尾,就是隨便哪個花園里都能折到那種,說是一位大哥哥讓給的。從那以后我便經常收到鳶尾,桌洞里,書包里,儲物柜里,好多好多的紫色鳶尾,但是我一直不知道是誰送的。這些俗爛的情節,至少在當時看來是那么的羅曼蒂克。

      宮政的日記被貼出來的那天風很大,我和小左他們從游戲廳回來,看到宣傳欄那里烏壓壓一片人,我很少看到這么多人擠在一起,就像急著去要明星簽名一樣喧沸。我們也擠了進去,然后就看到了宮政的日記還有我的照片,偷拍的照片。

     “2006912 晴 今天校會上站在我左面的左面那個女孩,我有點怕她會得糖尿病,因為她笑起來很甜。她的裙子讓我想起外公花園里的鳶尾。”

     “2006927 下雨 她的名字叫李黛,她的朋友叫他Daisy,她今天化了淡妝,我想我喜歡她。”

     “200610流星雨 我送了她一朵鳶尾,想認識她,但還是……但愿他不知道是我。”

     “20061019 下雨 周杰倫說:最美的不是下雨天,是這與你躲過雨的屋檐,我想我感受到了。”

     “20061021  風 我今天跟蹤她,她家很好,我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看了她很久。”

     “20061026 陽光很多 今天偷送她花的時候,看到桌洞里她的照片,所以……我吻了她。”

     …………

     …………

     我上前一把撕掉了那些日記,把它們狠狠的撕成碎片碎然后甩在地上。我生氣的跑開,沖出人群后迎面撞到了一個人,我抬起頭,是宮政。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用力的把他推開,他竟然被我推了一個踉蹌然后摔倒了。從后面追上來的小左他們也撲過來,我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打他。我一口氣跑到家里,把那些鳶尾連同花瓶一起扔下樓去。

     呵呵,你一定不知道我為什么這么生氣。那個宮政,他家里窮得要死,要不是他姑姑在學校當老師,他一輩子都進不了那所學校。更重要的是,他齙牙還口吃,樣子不知道有多難看呢。我那個時候虛榮的很,我覺得很丟臉,真的很丟臉。一個撿垃圾的人生出來的東西,居然敢來追我,我當時就是那么想的,真的。

      第二天我去學校的時候,阿詹他們說要替我報仇,因為宮政偷拍了一張我穿著吊帶衫倚在窗前的照片。

     “那個變態狂只打他一頓怎么解氣!”阿詹說。

     “靠!養不教父之過!我看應該連他老爸一起打!”阿凱附和到。

     “我看我們應該去砸了他家那個破垃圾場再打斷他老爸另一條腿,死瘸子生個死結巴,連Daisy的便宜也敢占!”阿西說著上來抱我的肩膀,我知道他一直有點喜歡我。

     “Daisy你怎么看?”小左看著我問。

      我想了不到三秒,然后點了點頭。

     “那就這么定了!明天晚上我爸不在家,我偷開車出來,阿凱你去弄幾根棍子,八點你們在我家樓后等我。”阿西興奮的說。

  

      第二天晚上,我們拿著阿凱弄來啊棍子被阿西載到郊外的垃圾回收站,宮政和他爸爸都不在。他們幾個拿起棍子到處砸,我在一邊看著他們一腳踢開宮政家的門,把里面的飯桌電視統統砸爛。他們就像瘋了似的,那不像一場復仇而更像一場狂歡。他們砸得正起勁兒的時候宮政的爸爸突然回來了。他瘸著一條腿拼命的撲上來想阻止他們,阿西一棍子敲在他的頭上,鮮血瞬間流了下來,阿詹也上去對他拳打腳踢。這個時候宮政回來了??吹窖矍暗倪@一切他傻了眼,瞬即沖上去一拳打在阿西的嘴上。然后阿西就瘋了。他讓小左和阿凱縛住宮政的手臂,用力的踢宮政的臉,又拿起棍子開始毆打宮政的爸爸。宮政本來就有口吃,他憤怒又驚恐的大吼,嗚嗚嗚的一句話也說不清。

     阿西打了大概四五分鐘,宮政的爸爸就不動了。那個時候我已經有點害怕,我看的出阿凱和小左也有點害怕。但是阿西已經砸紅眼了,他過來一腳把宮政踢翻,宮政的頭碰到一邊的大石頭上,也一動不動了。阿西這時候有點清醒了。我們慌了。小左在宮政家里的床下找到一桶汽油,阿詹拿出打火機。

     我們倉皇的逃走,后視鏡里熊熊的大火映紅了我們每一個心懷鬼胎的臉。那天半夜下了C城有史以來最大的一場雨,嘩啦啦嘩啦啦,好像整個世界都在哭泣。

     隔天的時候我在電視上看到報道垃圾場火災的新聞,大雨把那些灰燼沖得到處都是,穿橘色制服的消防員們從里面抬出兩具尸體,現場拉起了長長的警戒線。我永遠也忘不了那個畫面,忘不了宮政爸爸燒焦佝僂的軀體,更加忘不了宮政的眼神。對,是眼神,盡管他已經被燒得面目全非,他的胸膛被燒掉了一個大洞,他已經沒有了本來的樣子,但是我覺得他在看著我,我覺得他在對著我微笑。

     那是一場意外。你知道的,以我們幾個家里面在C城的地位,那只能是一場意外。但是恐怖的事情自此拉開了序幕。我的那幾個朋友陸續的開始失蹤,然后他們的尸體紛紛出現在附近城市郊區的各個垃圾回收站,他們是被燒死的,沒有人知道兇手是誰,除了我。他們的死相和宮政一模一樣。我每夜每夜的做著同一個夢,我夢到宮政來到我的窗前,他變得英俊帥氣,他吻了我,然后脫掉衣服,露出燒焦的半個胸膛。我爸爸帶我去看了C城最有名的心理醫生,毫無作用。那半個燒焦的胸膛,每一夜都準時光顧我的夢境。

     我開始害怕,想盡辦法要離開C城,我爸爸答應送我去國外讀書,我嘗試過六次搭飛機離開這個鬼地方,但是每一次航班都因為種種原因被取消,就算沒有取消也會因為某些原因而返航。我幾乎崩潰了,每當走在路上,我總感覺有人在后面死死的盯著我。我像逃亡一樣的逃到H城,但是那雙眼睛并沒有消失,于是我不斷的變換城市,一次一次。我不敢直視陽光,無法脫離煙酒,整日活在恐慌之中,一直現在我住進這里。

【叁】

      Daisy用雙手捂著臉,她一直在哭泣。我抽了幾張紙巾塞進她的左手,她是左撇子。她抬起頭,擦去眼淚,笑了。

     “謝謝你,跟你講了這些我覺得好多了。你來以前我已經一禮拜沒有睡著了。今天多出來的時間我會按兩倍的價錢付你。”

     “不用了,就當送的套餐服務好了。”我笑著說。

     “那……陪我睡一會兒好嗎?”

     盡管我的工作守則里沒有這一條業務,但是現在已經過了上班時間。我走上前去,輕輕的撫摸她的肩膀。她真美。我吻了她,她熱烈的回應著,我撫摸著她的眉毛,她的臉頰,她的鎖骨,她的后背,她的皮膚如嬰兒般嫩滑,讓我愛不釋手。

     我能聽見她逐漸急促的呼吸,我撫摸著她每一寸肌膚。在她的耳邊溫柔的說:“你再也不用害怕了。”

     她突然停了下來,她的情緒有點不穩定。“不”她說“不,你不知道的,你幫不了我”她開始哭了。“你沒有見過那有多恐怖,那半個燒焦的胸膛,你沒有見過他到底多恐怖。”

     我又吻了她。“怎么會沒有見過呢?”我微笑著,慢慢的解開了紐扣

最新
經典文集 Copyright ? 2010-2021 湘ICP備17014254號-2
污视频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