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搜索:
作者交流 稿費申請 投稿規則 寫作指導 每月有獎征文
當前位置:首頁 > 故事大全 > 現代故事 > 在一起,好嗎?
在一起,好嗎? 作者 / 語錄

   韓小月從小就是美人胚子,村里的人喜歡,就連是鄰村的人,也對韓小月十分的鐘愛。不得不說,她的身材好,長相也十分的好,韓小月眼睛大大的,皮膚白白的,腰肢兒細細的,一條油光水滑的大辮子甩在身后,不管走到哪里都能吸引一大群男人的眼球!追求她的后生排成了長隊,可是,她偏偏選擇了和陳水生談戀愛。要說陳水生這小伙子也不賴,不僅長相英俊,能說會寫,而且還當過兵,見過不少世面。姑娘們也曾把他當成心目中的白馬王子,然而一打聽他的家庭狀況,卻都傻了眼:陳水生八歲時死了母親,從小和父親相依為命。陳水生退伍那年,父親進山采藥,不慎摔下了斷頭崖,雖說不幸中撿了一條性命,卻落了個終生殘疾,連拉屎拉尿都得有人幫扶。好好的姑娘嫁到這樣的人家來,不是犯傻嗎?

  一天,他爹趁陳水生不注意,偷偷地喝了農藥,幸虧陳水生發現得早,搶救及時,才沒送命。

  陳水生跪在父親的面前,淚流滿面地說:“爹,做兒子的也沒有嫌棄您,您為啥要這樣做啊!要是真有個三長兩短,您叫我在村里怎么做人呀?”

  他爹哽咽著說:“孩子,爹是你的累贅,害得你老大不小的了還沒有媳婦進門,你爹……你爹該死啊!”

  陳水生把爹扶起坐靠在床上,既興奮又神秘地俯身對著他的耳朵說:“爹,您放心,我已經談了一個啦,她對我一往深情,發誓要嫁給我。”

  他爹眼睛一亮,高興地問:“她是誰?”

  “她就是全村最漂亮的姑娘韓小月。”陳水生不無得意地說。

  他爹眼中的亮光一下子黯淡了下去,憂心忡忡地說:“韓小月不嫌棄我,她媽‘快嘴趙嬸’那里就難說了啊,誰不知道‘快嘴趙嬸’是出了名的勢利刻薄呀!”

  果然,“快嘴趙嬸”聽到有關韓小月和陳水生的一些風言風語,惱怒地把韓小月叫到面前,厲聲問道:“你和陳水生談上了?”韓小月輕輕地點了點頭。“快嘴趙嬸”氣得一跳三尺高:“好哇!你竟敢躲著我和陳水生談戀愛,難道你的苦日子還沒過夠,現在又要往火坑里跳!”

  “陳水生哪點不好?”韓小月壯著膽子小心翼翼地說。

  “是的,陳水生樣樣都好,可就是拖累太大,你嫁過去是活受罪!除非他銀行里存有十萬元,否則你甭想那個心思。”

  這時,韓小月的倔勁兒也上來了,只見她鼓著嘴巴嘟囔著說:“我就是愿意嫁給他……”話還沒說完,“快嘴趙嬸”就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雙手拍著大腿,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哭訴著:“我的那個天哪!我三十歲頭上守寡,辛辛苦苦地把女兒拉扯大,她就這樣不聽話啊——叫我老了依靠誰呀!”哭著哭著,她又一下從地上爬起來,跑進廂房操起一瓶農藥邊擰蓋子邊哭喊道:“我不想活啦,我去找你那死鬼爸爸去!”說著作勢就將農藥往口里灌。嚇得韓小月劈手奪過她手上的藥瓶,“撲通”跪了下來,哽咽著說:“媽,您、您不要嚇女兒,我愿意聽您的話,您說咋辦我就咋辦,這、這還不行嗎……”

  沒過多久,“快嘴趙嬸”就托人在鎮上為韓小月找了個腿有些殘疾、名叫江德彪的對象。也不知道這人是做什么生意的,家里非常有錢,不僅蓋起了一幢三層的小洋樓,他本人還坐起了小汽車。相親那天,全村的人都圍攏來看熱鬧。江德彪的出手也很大方,下了小汽車,一見面,一下子就把五萬元齊嶄嶄的票子拍在“快嘴趙嬸”的手上,唬得她激靈靈地直打寒戰,差點兒雙膝一軟跪了下去。

  眼見得自己心愛的女朋友與有錢人訂了婚,陳水生痛苦得幾乎想上吊?墒撬騺碛幸还勺硬环數钠,心里說:你“快嘴趙嬸”不是愛錢嫌我負擔重嗎?我有腳有手有頭腦,我說什么也要賺回大把的票子給你瞧瞧!

  第二天一大早,陳水生去市里找幾個老戰友借錢,終于買回了一輛藍色的四門六座中型貨車,專門為建私房的農村人拉紅磚、水泥、石子和黃沙。生意出奇地好,他只得加班加點連軸轉,有時凌晨兩三點鐘還在外面跑,累得人只要一躺下來,立刻就鼾聲大作。

  這天深夜,陳水生拉了一車紅磚走到半路,睡意陣陣襲來,上下眼皮直打架,同時感到一陣腹痛。于是他把車停在路邊,自己則走下公路,打著手電筒找到一塊干凈的草坪,先是蹲身出了趟野恭,跟著坐在路邊抽起一支香煙,想給自己提提神,同時也讓冷風吹吹,使自己的頭腦清醒一下。不料一支煙還沒抽完,自己竟不由自主地昏昏睡去,任炸雷都驚不醒,直至天蒙蒙亮時才醒了過來。他揉了揉眼睛,走上公路一看,頓時傻眼了:前前后后哪兒還有車的影子!他禁不住心口兒“怦怦”直跳,失魂落魄地跑到附近的派出所報了案,回到家時已是日上三竿。

  他一頭扎在床上,扯過被子蒙了頭,淚水無聲地滑落了下來。幾天后,陳水生丟車的事在全村傳開了,他羞愧得不敢出門。這時,韓小月來到了他的床前。韓小月流著淚說:“水生,你可別怪我啊!”陳水生無聲地搖了搖頭。沉默了好半天,韓小月又說:“要不、要不你帶我走,行嗎?”他還是搖了搖頭,他想到了自己臥病在床的父親。這時,韓小月緩緩地解著自己胸前的紐扣,哽咽著說:“我們相戀了一場,我把身子先給……給了你,啊?”陳水生說:“小月,我知道你愛的是我,你也是迫不得已,我不怪你。但是,我不能壞了你,否則我還算是個頂天立地的男人嗎?你……你走吧。”韓小月看了看陳水生,扣好衣服,哭泣著掩面而去。

  第二天是臘月十八,是韓小月出嫁的日子。一大早,喜慶的鞭炮和嗩吶聲就響徹了整個村子。陳水生決定悄悄地去送送韓小月,他已經有三天粒米未進,身體搖搖晃晃地出了家門,站在一個不被人注意的角落里。韓小月還沒有出來,馬上要做新郎的江德彪高興得眉飛色舞,一拐一拐地穿梭在擁擠的人群中發煙。今天他不僅開來了小汽車,而且還開來了一輛紅色的四門六座的中型貨車以便拉嫁妝。陳水生看到那輛離他不遠的車,就想起了自己的車,情不自禁地走過去就撫摸了起來,這里拍拍,那里敲敲。突然,他覺得這輛車非常眼熟,莫不是……他來不及細想,“嗞溜”一下鉆進了車底,出來時,他長長地吁了一口氣,F在,他可以肯定這輛車就是自己被盜的那輛車了。原來,為了時時懷念和韓小月的那段戀情以及激發自己的奮斗精神,他在車廂底板上、輪胎上、駕駛室的座椅上甚至方向盤上都刻有韓小月的名字。這個秘密除了他之外,任何人都不知道。剛才他在車廂底板上就發現了“韓小月”三個字!

  陳水生趕忙跑到村長家跟派出所通了電話。不大會兒功夫,警察們就趕到了,將一副锃亮的手銬戴在了江德彪的手上。圍觀的人群頓時像炸了鍋,這個說:“真沒想到韓家這么風光的女婿是個罪犯!”那個說:“韓家這回可有好戲看了,‘快嘴趙嬸’的臉可丟得大啦!”“快嘴趙嬸”見到這樣的陣勢,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暈了過去。江德彪則掙扎著大聲叫嚷:“我到底犯了什么罪?你們要是亂抓人,小心我告你們!”一名警察冷笑著說:“我們沒有亂抓人,我們掌握了你大量的犯罪事實,明白了嗎?”

  原來,江德彪是一個盜竊團伙的頭目,鬼點子像他的頭發一樣多。前半個月,手下人偷了一輛車,他立即指使他們將車開到地下修理廠改頭換面,本以為結婚這天能夠派上用場,沒想到被派出所抓了個正著。

  這天,車子出了點小毛病,陳水生沒有出車,在家里利用部隊上學的技術修車。這時,“快嘴趙嬸”帶著韓小月來了。躺在涼椅上的陳水生的爹還生著“快嘴趙嬸”的氣,把腦袋扭向一邊不答理她們,陳水生則搬椅子倒茶,忙得不亦樂乎。坐下后,兩個年輕人四目相對,酸甜苦辣一齊涌上心頭,眼眶里淚光瑩瑩。

  “快嘴趙嬸”喝了一口茶,不好意思地對陳水生說:“水生啊,以前是怪我糊涂,只認錢不認人,現在我把小月交給你了,你可不要嫌棄啊!”

  陳水生的爹說:“他趙嬸,不是我說你,你自己掉進了錢眼,還差點把好端端的女兒給毀了,我說你都干了些什么事啊!”

  “快嘴趙嬸”的臉紅一陣白一陣,沉默了好半天,終于又說道:“前面干的傻事確實是我的錯,我現在明白了,年輕人窮點、拖累大點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學好走歪路啊!”說著,拉過陳水生和韓小月,讓兩個年輕人的手緊緊地握在了一起。

  韓小月激動得滿臉緋紅,一頭撲進陳水生的懷抱,哽咽道:“水生……”陳水生也激動地緊緊摟著韓小月喊道:“小月,小月,我們要白頭偕老,永遠也不再分離,好嗎?你說好嗎?”


    

上一篇:錯失愛情
下一篇:這樣才是踏實的生活
更多
評論區

發表評論 (共條)

  • 請文明評論
現代故事 | 經典語錄 | 經典文學 | 經典笑話 | 經典小說 | 經典電影 | 經典短信 | 經典謎語 | 詩詞歌賦 | 故事大全 | |
Copyright © 經典文集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污视频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