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頁 哲理故事

人心無舉蛇吞象

發布時間: 2012-09-11 13:20:41
簡介:
正文

        自從盤古開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提起貪婪之事,還真的有這么一個人。哲理故事咱們心知肚明,不說故事發生在什么年代,不提這貪婪小人叫什么名字。還正他是“只知倉中有余粟,不知路上有饑人”的大財主,但他是見財心迷,看錢眼花。整天思量如何讓家里的小錢變大錢,大錢生小錢,放高利貸,驢打滾,根本不管窮人家死活,因為這貪字害得很多人家破人亡,妻離子散……

        只想碗里搶食,不去江中打魚。大家都恨透了這財主,卻拿他一點沒辦法。欠了他的債還沒還清,遇上生老病死,青黃不接之時,還得好話說了一大筐,繼續向他借貸,變本加厲,債臺高筑,那是永遠也還不清呵!到了年關將至,財主這笑臉虎催債得急,財主身后一班打手兇神惡煞如黑白無常,胳膊扭不過大腿,你就得忍受皮鞭抽打,遍體鱗傷;賣兒鬻女,典妻為奴的悲慘場景。拄棍要拄長的,結伴要結強的,大家都想捉弄調治他,就找村里“阿凡提”式人物阿憨出面替大伙出這口惡氣。

        不顯鼻子不顯眼,別看阿憨這個人憨厚相,辦事有悖常理。他卻心思慎密,詭計多端; 說起話來口若懸河,振振有詞,連水都潑不進去,不由得你不信。八根繩子拽不轉,聽說大伙讓他出面和財主斗智斗狠,他自認“三個指頭捏田螺--穩拿”,便一口應承下來。

         矮子里面選將軍,這阿憨果然不是吃素的,有他“程咬金三板斧”,這年農歷正月初一曰,也是財主趁欠債人都在家時,帶著爪牙出門去討債。阿憨讓大伙湊齊不多的錢備辦酒菜,只等財主上門。他讓老伴先煮爛雞鴨魚肉,噸在鍋里。真的半邊人臉,半邊鬼臉,晌午時分,那財主果然不請自到。真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財主和阿憨不著邊際說了一通客套話,就不客氣坐在上首等著打牙祭。阿憨低聲下氣哄得財主樂開了懷。同時阿憨還裝腔作勢大聲喊著老伴吩咐“你看財主屈駕咱們家,那給咱們多大的面子,真的三生有幸,蓬蓽生琿呀。你快去肉割一塊,魚賣兩尾,酒沽一瓶,雞鴨各宰一只。財主那是用轎都抬不來的啊,咱們應該好生款待”。

        不想鍋巴吃,不來灶旁站。財主心想居然有這等好事在等著他,難怪早上出門喜鵲喳喳叫個不停。想著想著口水直淌下來都顧不上拭擦。這時,阿憨老伴風也似轉了回來,果然籃里魚肉齊全,手里雞鴨嘎嘎直叫。她跨進廚房沒撒泡尿功夫,酒肉一樣不缺全都端上桌香艷的令人垂涎欲滴。財主狼吞虎咽一塊雞脖子一塊鴨屁股,再呷一口酒,別提多愜意啦。心中不禁好奇“喂,阿憨,怎么沒有一袋煙功夫,魚肉都這般熟透”

        逼著啞巴說話,財主一再催問,阿憨才極不情愿地說出原委:“不瞞財主你老說,我用的是十八代祖先遺傳輕易從不示人的聚寶鍋,不論雞鴨魚肉,牛骨馬鞭,見鍋就熟。”財主聽罷心里頭暗地歡喜。只要有聚寶鍋,不僅能烹調出比皇宮更好吃的佳肴,一年計算下來那柴火不知能節省多少。于是,他貪圖便宜地說:“ 哦,看在咱倆老朋友一場,凡事好商量。你這‘聚寶鍋’能否割愛賣給我”。見寶眼開的財主居然也有央求阿憨的時候。真的把驢拴在馬轅上,阿憨為難地說:“不賣,不賣。這鍋原有公母之分,前年鬧饑荒欠財主你一屁股的債務,只好把那囗公的賣給京城國舅爺了。就剩下這口母的了。說什么也不能再砸鍋賣鐵了,不然,以后到陰曹地府也不好見先人面。”這時,阿憨的老伴也插嘴了:“不賣呀,今后的日子又怎么過??!我可不再跟你著冤家過喝西北風的不是人過的日子啦。”

        財主一瞧有點眉目,趕緊打圓場:“ 阿憨,只要你愿賣那勞什子東西。從前咱倆那些債務一筆勾銷,我另付十兩紋銀如何?”不能添斤,也要添兩。買賣終于成交。財主生怕阿憨反悔,屁顛屁顛地提著聚寶鍋往家里一路小跑而去。早把討債之事拋到九宵云外去了。

         八根繩子拽不轉。這天財主做六旬大壽,賓朋滿座,熱鬧非凡。眼看大廳圓桌上坐滿烏鴉鴉的狐朋狗黨,大家都等不及了,肚子在唱“空城計”。財主才滿臉春風,神經兮兮地向大伙炫耀道:“今天大家在寒舍小敘,一向財不露眼的小老頭我要讓大家見識一件烯世珍寶,嘗嘗我家‘聚寶鍋’烹調出的佳肴是什么味”。大家都豎著耳朵恭聽,都有些孤陋寡聞。什么先人遺留下的“聚寶鍋”,連聽都沒聽過,今曰一睹“廬山真面目”,三生有幸哪?不虛此行。為此,大家都翹首以待,憋著尿屎也不敢挪移座位半步,生怕錯過這千載難逢的大好機會。

         鼻子是鼻子眼是眼,等呀等,等到天昏地暗,饑腸轆轆……終于,財主這壽星爺粉墨登場,他讓廚子把“聚寶鍋”抬出來,支撐在大廳中央。像電影《食神》一樣當場表演。什么魚肉,雞鴨一咕嚕全倒進鍋里,糖鹽蔥姜蒜一撮撮撒滿鍋上……轉眼間,變戲法鍋蓋一蓋一掀。財主欣喜若狂,當眾宣布:“這就是價值連城的‘聚寶鍋’,奇就奇在魚肉見鍋就熟,雞鴨未燉就爛。各位請慢用。”大家見狀爭先恐后,像螞蟻圍著鍋沿團團轉,幾十雙筷子齊刷刷往鍋里戳,可憐鍋里魚肉雞鴨腥味熏人,連顏色都沒變,誰又會像野人飲血茹毛呢?大家等了老半天,肚里嘰咕叫得響,卻被財主戲弄一番,很多人罵罵咧咧,一哄作鳥獸散去,真是盡興而來,敗興而歸。

         白天哄人,夜里哄鬼。財主臉漲成豬肝色,難堪得下不了臺。他惱羞成怒一使勁把鐵鍋砸個稀巴爛,嘴里不干不凈大罵阿憨使詐。哼,明天找你找茬,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挨了雹子又挨霜打。阿憨貴有自知之明,他料定財主決不會放過他,也就早早想好對策。翌日,他向鄰居借了一只老態龍鐘的老綿羊,連人帶羊在池塘里泡了半天,刮了鍋底灰摻和鹽巴,用牛皮紙里三層外三層包扎結實揣在懷里,如此這般咬著老伴耳朵交待清楚。不慌不忙躲在隔壁草房里“騎驢看唱本--走著瞧” 熱鬧。

        恨不得兩膀插上翅膀,天剛蒙蒙亮,財主氣吁吁一路小跑而耒,人未到聲音先到:“ 阿憨這小子,快給我滾出耒”??墒?,東張西望連個鬼影也不見。這時阿憨的老婆正手舉鍋鏟心不在焉地表白:“財主早呀,屋里坐。阿憨因為家里要炒肉,他跑到京城買鹽巴去了”。財主一聽無名火涌上心頭,跺著腳潑口大罵:“閻王出告示--鬼話連篇。渾小子夫婦合伙騙三歲童孩,買鹽巴用得著上京城,耒回上千里路,他會飛不成。”

        信不信由你,阿憨老伴煞有介事說:“他這死鬼騎得是‘萬里羊’去的,快有一泡尿功夫也該轉回耒了。財主有急事,我催促他快羊加鞭就是了”。說罷,她拿起鍋鏟在門框上敲擊三下,“人合心,馬合套”。哎呀!真是大白天遇上了鬼,怪事一樁。只見阿憨應聲牽著一只佝僂的老綿羊走進門耒,一見老伴就嚷“;奔喪哪,什么事這般急呀,害得我弄得一身臭汗…….” 果然,阿憨和那只羊濕漉漉像剛從水中撈起來。

         再說,阿憨一瞧財主也在,滿臉堆笑,賠個不是:“哎喲!什么風一大早把您老給吹來。財主啊,我阿憨正要趕著去找你呀。‘聚寶鍋’你拿回家,煮了公魚肉、雞鴨什么沒有?”財主聽他這么一說,氣消了許多,好奇地問:“財主我做六十大壽,自然是煮公的畜牲,那又怎么啦!”

        “哎呀”阿憨搓著手跺著腳埋怨自己:“財主呀,公母相克,我那‘聚寶鍋’是母的,你老用來煮公的東西,母鍋一見公的魚肉雞鴨就失靈了,怪我沒交代清楚。”

         財主一想也對,只怪自己“聚寶鍋”到手抬屁股就走,如何使用沒問個明白。于是,財迷心竅又打起鬼主意。只見他沖著阿憨強裝笑臉:“這我曉得,只能怪我粗心大意。阿憨兄弟,我今天來是想找你商量個事,我聽說皇帝佬祝壽,滿京城張燈結彩,普天同慶。我來向你借‘萬里羊’到京城軋個熱鬧,你不會不答應吧。”

       “這可如何是好”阿憨頭搖得像撥浪鼓似的:“財主你初次開口,阿憨我豈敢違抗。只是我三天兩頭都得去京城一趟買鹽巴,羊借給你后,我用什么趕腳呢?”財主臉色不悅:“你騙鬼吃豆渣,吃鹽何必舍近求遠大老遠到京城去。”阿憨趕忙解釋:“嗨,財主有所不知,京城的鹽巴與眾不同,它是黑色的,人食用補血補鈣,說你也不懂。”說完,他從懷里掏出那包黑乎乎摻著鍋灰黑鹽巴,讓財主看個究竟。“胡姑姑假姨姨”,財主眼見為實,那京城就是不一樣連鹽巴都是黑珍珠,他越發相信 “萬里羊”乃人間奇禽怪獸。生怕“竹籃打水一場空”,趕忙打圓場:“這好說,你羊借我一用,我從京城回來無償捎幾斤鹽給你作租金。”

        紅口白牙說瞎話。到這種地步,阿憨也不好拒絕,他答應借羊給財主一用。臨行時再三吩咐:“這羊嬌氣,精靈古怪。要騎馭于它就得好生伺候。人參燕窩熬湯喂它;冬蟲夏草摻草料當飯;靈芝何首烏燒水沐浴……最后還得焚香叩拜,奉若神明,才能讓它心滿意足頷首點頭讓你驅役。”

         畫下圈圈叫人鉆,財主可不管三七二十一,寶貝到手喜不自勝。羊一牽到家按照阿憨交待一一照辦。他半夜起床到雞窩轉悠好幾趟,點撥著讓公雞喔喔啼叫好趕路去京城看熱鬧,說不定咸魚翻身,賣油翁獨占花魁,順便撈個美嬌娘回家好好享受未嘗不可。

         次日,豬油蒙了心的財主,望著萬里羊百般虔誠,奉若祖先打恭作揖,老羊是“葷不葷,素不素”的“吃了秤砣——鐵了心”,就是“咩咩”叫不點頭。財主一氣之下強拉出門,被踢得鼻青臉腫。情急之下,財主胖墩墩一身臭肉足有二百斤重,往老綿羊身上一壓,那畜牲竟活生生被折騰死了。羊肚羊腸摻屎帶尿滿地都是,財主被摔得鬼哭狼嚎爬不起來,那衣衫沾得臭氣沖天……

        橫跳一丈,豎跳一尺。這一回財主真的紅起眼睛不認人了。他恨得牙癢癢,連渾身汗毛都豎起來了。立馬叫人把阿憨抓起來,五花大綁吊到大海邊一棵歪脖子樹上,就等海水漲潮好將他活活淹死,以解心頭之恨。

        過了此山無鳥叫,說來也巧。阿憨被吊在海邊沒過多久。剛好財主的老丈人來走女婿家。阿憨知根知底認識他,這老色鬼早年半夜去寡婦家尋歡作樂,被人發現跳窗逃走摔成駝背??墒撬昧藗掏颂?,懷里揣著毒蛇壞事做絕。今日碰上我阿憨有你好果子吃。當他看到財主老丈人走近他身邊時,阿憨故意大聲喊著:“彎吊直啦,彎吊直啦。”財主丈人停下腳步,好奇地問:“你這人是惡霸還是痞子,怎么眾怒難犯被吊在這里?”阿憨一付可憐楚楚地說:“過路朋友有所不知,實不相瞞,我原本也是面若傅粉,貌似潘安的美男子,只有與仙女幽會偷情,被天庭遣派天兵天將打斷腰骨遂成駝背殘疾。今日幸虧遇上風流仙人呂洞賓,好心指點我在此施法彎吊直咯。”財主老丈人一瞧果然收效不淺,急忙詢問:“你在此吊多久時辰,靈驗不靈驗。”

        過了這個村,沒有這個店。阿憨連忙回答:“靈靈靈!你看我才運氣三下就差不多直了,再吊會兒更全直了。”財主老丈人不懷好意地說:“你看你身板八九不離十,夠直了。下來吧,該輪到我了。”不由分說伸手把阿憨身上麻繩解開。阿憨說:“算了,好死不如賴活,也該讓你了。”財主老丈人看到阿憨有些不情愿,就從袖里拿出一把疊扇,好讓他找他女婿領賞,讓他天黑來放人。阿憨無奈才把財主老丈人吊起來,一路煽著疊扇揚長而去。

         好話說盡,壞事做絕,財主老丈人就這樣自投羅網,海水一漲潮被活生生淹死了。

         好瓶子熬不過破罐子。這樣過了三天時間,阿憨故意將白扇染成黑色,一步三擺到財主家門口來回徘徊。財主見狀大吃一驚:“喂,你這橫不吃,豎不咽的家伙,到底是人還是鬼。”阿憨泰然自若:“哼,我非人非鬼是仙,幸虧財主你那天把我吊在海邊,海水漲潮,夜叉稟報龍王,邀我龍宮作客待為上賓。龜精馱我水晶宮洞開,蚌精成群結隊跳舞迎客,龍王龍顏大悅令龍女伺候,美酒佳肴將我灌得酩酊大醉。嘿,我看烏龜左丞相老矣,辦事不力,顛三倒四,龍王有意挽留讓我擔當右丞相之職,我好不容易磨破嘴皮請了幾天假。”

         起初財主認為阿憨癡人說夢,不以為然。阿憨拿出龍宮那把黑扇,還有一支珊瑚為憑。財主喜出望外,趕忙問阿憨能否代替前往享樂。阿憨說去是去得,那就要妻離子散。財主一心只顧自己得道成仙,那管黃臉婆在家守活寡呢。

         于是,和尚不和尚,道士不道士,倆人各懷鬼胎,商量已定。第二天偷偷來到海邊。阿憨早已備下一個破木桶,一個嶄新水缸,里面各放一塊一尺見方石塊。阿憨指著木桶和水缸,讓財主挑選泅渡工具。財主皺著眼皮一瞧,破木桶竟然有些漏水,二話沒說搶先坐進水缸里。倆人順水推舟漂泊到無邊無際大海里。

         看見豬頭肉,就鬧著要還俗。只見阿憨不慌不忙從桶邊撈起一只小海蜇,對它喃喃自語幾句又放回大海?;剡^頭對財主說:“喂,海龍王派水母來通知,叫咱們鐘鼓齊鳴,他好來循聲迎接。”財主急了,問道:“咱們走得急,沒帶鼓樂,怎么齊鳴?”好一個阿憨,他拿起石塊示意財主說:“我敲木桶,你擊水缸,不就是現成的鼓樂齊鳴。”不由分說,只見他“嘭嘭”敲起木桶,財主不加思索也敲起水缸來。才那么兩下不輕不重,缸就嘩啦裂開,連人帶物沉入海底,水面留下幾個小旋渦。

         口里擺著菜碟兒,阿憨安安穩穩用手為漿劃著木桶,上岸直往家里走去。

         過了數天,阿憨定下神來,又撈了快小海蜇,跑到財主家報噩信,他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說:“可憐你家財主是‘楚霸王不聽范曾之言’呀,他竟然色膽包天,在龍王面前調戲龍女,海龍王一怒把他殺了,我好不容易豁出去搶得他一塊心肝,這命根子你放在鍋里暖和暖和,興許他能起死回生。”

        湖里孩子岸上娘,財主媽看著海蜇睹物思情直掉眼淚。她小心翼翼捧著哭哭啼啼:“天哪!好可憐的死鬼,你被凍得冷冰冰的。”她把它放在鍋里,塞一灶柴火猛燒起來,不一會掀開鍋蓋,財主心肝不見了,只剩下拇指大塊東西。于是,她放聲大哭:“你這天打五雷轟的死鬼,生前造孽從不做好事,到了龍宮還色心不死,活該如此下場……”

        貪字害死人,看完這故事,諸位該知道什么叫做“人心不足蛇吞象”,以為誡。

下一條
決擇
經典文集 Copyright ? 2010-2021 湘ICP備17014254號-2
污视频网站